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零整比迷乱车主换件越贵保费也越贵

2018-08-09 19:40:01

导读:“零整比”是车型的配件价格之和与整车销售价格的比值,比值高就代表配件价格高,维修价格高,进一步抬高车险保费。“汽车零整比”、“汽车消费者常用配件负担指数”,这些专业术语让消费者看得头都大了。选择数值高的车型,到底是车买便宜了,还是维修费会贵呢,让人摸不着头脑。

其实,要想知道同样价位的车哪款性价比更高,的方法就是让保险公司给你报报价。笔者发现,两款配件负担指数相差5.8倍的新车,在北京地区的保费相差3765.78元,而在车险费改试点地区之一的青岛市,保费竟相差7444.5元。

令消费者头疼的术语

近日笔者在某汽车论坛上发现,部分车主认为“卡罗拉比朗逸厚道多了两条街”,因为卡罗拉的“零整比”远高于朗逸。

此前,此前的《卡罗拉朗逸保费在北京差20元在山东差1000元》一文曾报道,朗逸的零整比为272.75%,卡罗拉的为635.25%,在车险费改试点的山东地区

,卡罗拉的保费要比朗逸贵出1000元。

此外,在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与中国汽车维修协会去年次发布18款车型的零整比后,除了某豪车的零整比高得惊人外,还有一款售价在5万元-8万元玻璃钢风机厂家
,名为雅力士的车型,零整比高达720.28%,直叫友们惊呼“雅力士厚道”。

那么,“零整比”到底是什么?其高低意味着什么?到底是卡罗拉买便宜了,还是朗逸的维修费太贵呢?

一位汽车行业人士道出了真相,“零整比高并不是什么好事,我所在的汽车公司,零件大多数都是我们汽车集团旗下公司提供的,而这些旗下公司并没有太大的对外销售的压力,基本上只给集团供货,因此定价较为自由。几个环节下来,终导致的就是4S店维修价格虚高。”

同时他表示,因为消费者对于汽车的配置、品牌等都有较深的了解,因此汽车的销售价格反而没有零配件的水分来得多。“嫌汽车贵你可以换,几十万元的车买了,一个几千元的零件还能换不起?”

因此,零整比高的车并不意味着性价比高,通常情况下,从维修的角度上看,事实还是恰恰相反的。

基础保费没差异

2014年4月,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中国汽车维修协会发布了批“整车配件零整比”,即“零整比”,就是具体车型的配件价格之和与整车销售价格的比值。

也就是说,在一定的价格区间内,不同车型的相同部位配件价格差异很大,而配件价格的高低也直接决定维修成本的高低。

在零整比的数据公布后没多久,部分汽车厂商开始下调零配件价格。不过,“有些公司为了降低‘零整比’,会刻意降低部分不常用配件的价格。”一位业内人士对笔者表示,消费者日常用车成本密切相关的低价值、高损失频度的配件降价较少,致使消费者对配件价格下降的感受不明显。

那么,对于要与“整车零整比”挂钩的车险来说,仅用这一个数据就确定保费的高低,似乎也显得并不合理。为此,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和中国汽车业协会还发布了“汽车消费者常用配件负担指数”,数据显示,超四成汽车常用配件负担指数高于平均值,且消费者更换常用配件成本差异较大,相差8.2倍。

上述两个协会选取78个品牌、500款车型和18项常用配件作为研究对象,通过对保险事故车辆实际损失的海量数据的统计分析,引入事故车配件损失率,计算出常用配件负担指数。

常用配件负担指数显示,价格在30万元—50万元的车型合计58款车,配件负担平均指数为17.89,其中2001年的广州本田雅阁,为5.36,而2013年的北京奔驰GLK级,为31.11。而根据此前公布的数据,雅阁的零整比为342.66%,在已公布零整比数据的车型中并不算太高,而奔驰GLK的零整比数据并未公布,不过值得参考的是,售价同样在30万元-50万元的奔驰C级W204车型的零整比为1273.31%。

笔者在北京的广州本田4S店和奔驰4S店中,得到了这两款车型的新车保险报价,奔驰GLK的“3.0L、手自一体、时尚型”唐山市路南稳发服饰商行
,标价在43.5万元(裸车实际售价在40万元左右),新车保费为13294.79元,其中车损险的价格为4672.62元。而本田雅阁“2001款、3.0L、自动挡”标价为30万元(裸车实际售价在26万元左右),新车保费为9529.01元,其中车损险的价格为3252.78元。

在这两辆车的报价中,车损险的价格相差了1419.84元,那么这个保费差距与“零整比”和“配件负担指数”有关吗联合冲剪机生产厂家
?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笔者,一般来说,车损险计算公式为,车损险=基础保费+裸车价格×费率,基础保费的价格与车辆的座位数有关,而费率则与新车还是续保等因素有关。

而笔者得到的一份大地保险[微博]公司的车险费率表显示,对于新车来说,6座以下的家庭用车基础保费为458元,座的为549元,费率为1液基振荡器价格
.088%;而续保时,6座以下的基础保费为436元,座的为524元,费率为1.037%。

由此可见,两款车的保费差距,几乎完全来自于裸车价格的高低,而高达5.8倍的常用配件负担指数却被保险公司完全忽略了。

车损险差了2387元

不过,在已经试点车险费率改革的6个地区中,这两款车的保费还有很大差异。

在试点城市之一的青岛,笔者得到了两款车新车保费的报价,其中奔驰GLK的新车保费为16609.88元,其中车损险的报价为7059.65元。而雅阁的新车保费为9165.38元,车损险价格为4091.6元。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只差1400多元的车损险一项,在试点城市已相差了2968.05元。

而同样的一款奔驰GLK车型,在北京和青岛两地,仅车损险一项就差出了2387.03元。而这个差距,与“零整比”和“常用配件负担指数”紧密相关。

不过,仔细观察以上数据可以发现,对于雅阁来说,为何明明青岛的车损险报价比北京的还贵,但终的保费还便宜了呢?尤其是在北京的车船税为933.33元,而青岛为1050元的前提下。

笔者查询保险方案发现,虽然选取的均是同一家保险公司的报价,但在青岛分公司给出的方案中并不包括玻璃(930, 0.00,0.00%)险、单独划痕险、全车盗抢险,而这些险种在北京的“新车全险套餐”中为必选险种。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青岛的保险方案中,多了一项409.16元的“指定修理厂险”。客户一旦附加投保“指定修理厂险”,可在车辆出险后自主选择有资质的汽车维修企业进行修理;而未投保的则没有自主选择权,在维修前需要和保险公司协商确定修理方式和费用。这也是费改后的一项新举措,旨在让车主在修车时有更大的选择权,同时也让4S店和维修企业公平竞争,引导零配件和服务价格更为合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