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谁扒了无冕的衣服被双管齐下的传统媒体

2019-06-08 22:21: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乳腺增生怎么治
月经量异常是什么问题
经期前小腹胀痛

8月的一周,我应邀担任腾讯微博客座总,其中有一个环节是“总编三人行”,由我邀请新媒体艺术家岳路平和自媒体行动者“滤镜菲林”一起对热点事件进行新媒体式的解读。谈到传统媒体的转型时,岳路平断言:“我觉得要把传统媒体改造成为新媒体,就像要把恐龙改造成为黄雀,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让传统媒体去死吧。给他们一个体面的葬礼、一部体面的历史就可以。”后来我们的对话以《传统媒体:知识的殡葬业》为题发在上,在被“滤镜菲林”这位《南方周末》前转给传统媒体朋友看时,遭到痛骂。

“2013安平中国·北京大学公益传播奖”设立了一个自媒体创新奖,9月底结果揭晓,《中国周刊》朱雨晨对其提出质疑,由此在北大的一个公益群里引发了一场有关传统媒体和传统公益何去何从的讨论。岳路平不改初衷,以进化论式的逻辑,宣称新媒体与新公益乃是另一个新世界,“在大家或主动或被动地从原子世界向比特世界迁移的路上,谁会被淘汰?”

朱雨晨用一组妙喻来形容这个其实有点残酷的淘汰过程,就是“天足”“裹足”与“解放脚”。面对互联,“我们这一代媒体人,本质上是‘天足’和‘三寸金莲’之间的过渡状态。所以,可谓之‘解放脚’。”

在这些比喻的背后,其实有一种残酷性。一代媒体人的“过渡”,必定充满惶惑、焦虑与痛苦。恰好《新京报传媒研究》约我谈传统媒体人的转型问题,就此梳理一下这个“过渡”过程,也是想以我个人20余年的经历,来做点现身说法。自认对这种“过渡”,起码有些经历,也有些感触。说到经历,我算“戴着镣铐”跳了很久的“舞者”,也算略通中国所有部的必备运动项目——“打擦边球”。在人民和CCTV的大院里都混过,也做过中国早的市场化媒体之一的《三联生活周刊》,然后在1990年代中期大肆鼓吹互联,在2000年Nasdaq崩盘前夕离开传统媒体去做站,亲身体会了我称之为过去35年中国媒体变化的两大驱动力:一是商业化,二是数字化。

2003年,我给《经济观察报》的一篇专栏写道:“说到传统的媒体工作者,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的物质收益会下降,精神收成也会大大歉收。可能他们现在会发现,多年以来大家说他们是无冕,现在,大家会说这个无冕是没有穿衣服的。”

无冕到底是怎样失去衣服的呢?

褪去华服的只手:商业化

1992年之后,中国把经济发展放在压倒一切的位置上,在媒体中,出现了日益强劲的、有潜力带来巨大变化的商业化力量。国家支持的减少,意味着机构要为读者和广告而战,许多“边缘”媒体——相对于充当喉舌的“主流”媒体而言——开始缓慢崛起,完全依靠市场竞争生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媒体次被当成商业来经营。这一变化,既有深刻的经济影响,也有不小的政治意义。

我在90年代中期加入《三联生活周刊》的时候,此前的首任执行主编钱钢曾提出“三界共生,系统运作”,即依靠界、文学界和学术界,共同打造一本品质的周刊。“其办刊过程,将是融合‘三界’优长,改变学科思维习性,推动人才相互砥砺、相互激发,形成新的共生群落的过程。”这个充满人文色彩的理想,在商业化的大潮之下,显然没能实现。

“三界共生”成为泡影之后,《生活》十年完成的转型,是由精英文化本位到大众文化本位也就是消费文化本位,这正是大众媒体发展的内在逻辑所决定了的。因为大众媒体是市场的产物,而市场告诉我们说,九十年代以来,大众文化比精英文化更为有力地参与着对中国社会的构造过程。在这种情况下,三联书店原有的文化积淀变成了某种包袱甚至“污染源”,要文化还是要(更准确地说,是社会)成了问题。

部当然有论争,主创者的个人好恶也对杂志方向的偏移发生了影响,但从根本上来说,是时势终驱使《生活》走向化:开始是“法制文学”,更直接的界定是“黄赌毒”;接下来是贪官,是对权力及其运作的观察;再接下来,是娱乐,体育,消费,等等。

1995年以后,《生活》曾经长期蛰伏在北京东城的一个小胡同里,胡同的名字叫做“净土胡同”,那是一个给《生活》的许多和都留下了深刻印迹的地方。“净土”,虽是巧合,却似乎很能涵盖当初卷入《生活》创刊过程的一群理想主义者欲为这本杂志框定的场域。只不过事情的发展超乎预想,《生活》在实践中经历的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走出净土”的过程。对三联这样的精英文化重镇来说,驻守净土似乎并不太难,但走出来,则需要脱胎换骨。

走出来以后,又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呢?按我的总结,会遇到“两个P”的对抗,一个叫做propaganda(宣传),另一个叫做profit(利润)。我的看法,这是大众文化年代所有的中国有志媒体,都会遇到的一对深刻矛盾。

2003年11月,《新京报》创刊,其发刊词《感使我们出类拔萃》是一篇妙文,一方面鼓吹“负责报道一切”,把自己同中国历史上难能可贵的报业传统联系在一起,留下了这样的句子:“知识分子的良心,从来就是奠定报业大厦的基石;知识分子的风骨,从来就是支撑报业大厦的脊梁。历史上的京报如此,新京报也理应如此。”

但接下来你就可以看到它对的强调:“感总使一些人出类拔萃!新京报至高无上的就是忠诚看护党、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宣传有正负之分,有真假之辨;有不可以报道的真,但不可以报道假。”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在“负责报道一切”的口号下,《新京报》的道德底线却只能是:不可以报道假。不能不承认,这是一种现实主义态度。政府在开放媒体市场,但宣传目标不容因此更改。《新京报》虽然为两大党报集团所办,但它不能再靠过去的强制订阅,只能靠自己在报摊上的打拼。如果它不能够用快速的、有刺激力的内容吸引读者,它不可能在拥挤的报纸市场中生存。在这种情况下,的压力可想而知:一方面你要搞“政治家办报”,在既有的政治空间内活动;另一方面市场力量要求你大胆进取,不这样无以从竞争中胜出。

在此情况下,中国的大众媒体扮演着复杂的角色,正如《南方周末》的前负责人所说的,办《南方周末》是在解一道“三元方程”,这三元是:是否符合政策环境、是否符合市场需求、是否符合人的理想且对得起大历史。在中国这份为大胆的、被普遍认为代表自由派立场的报纸中,政策的考量依然压倒市场的追求。

在权力与资本的双重压力下,中国的传媒呈现一种奇特的景象:一方面看似出现了轰轰烈烈的市场化改革,注重利润回报,迎合受众需求;另一方面,的审查与自我审查愈演愈烈,政府对媒体实施权力的“硬控制”与金钱的“软控制”,而大资本包括跨国资本,以屈从管制,换取在中国大陆经营媒体的巨额利润。就在这样的场景之中,络闯入了。

作者胡泳

(资讯责编:孟定勇)

《一班》拍续集《宿舍》 蓝心湄亏儿子汪东城粉味重(图)
港女星花30万整容后悔:痛到像下地狱 生不如死
SHE成员Selina素颜跑马拉松 不惧火吻后伤疤涅槃重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