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一家6口被烧死包括4个孩子河南这起恶劣的纵火案起因只是一件小事

2018-10-19 04:24:47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实习生 袁成玉

吉某家被纵火的楼房。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

7月15日凌晨,河南洛宁,村民薛某怀疑和自己有纠纷的邻居卫某,是受卫某姐夫吉某幕后指使,薛某在夜深人静时,戴着口罩、乔装打扮到200多米外的吉某家的五金店,撬开卷闸门底部,倒进燃油。

终,火灾致6人死亡,其中4名孩童。

7月25日,痛失6名家人的河南省洛宁县涧口乡西湾村原村委会主任吉某在发给澎湃新闻()的短信中表示,他和嫌犯薛某没有任何摩擦,也没有任何纠纷。“他只是怀疑,怀疑(卫某受我指使),造成这样大的灾难。”

对网传“一遇害者怀有身孕”,吉某的家属表示,该遇害者案发前已流产。

小纠纷何以引发惨案?多名熟悉嫌犯薛某及其邻居卫某的村民、村干部告诉澎湃新闻,两个人都太较真。“邻居间如果有三尺巷的胸怀,会出这事?”

澎湃新闻获悉,就在案发前四天(7月11日),涧口乡涧口村村干部还就嫌犯薛某等三户与卫某家“水路和过路”矛盾纠纷,进行过调解。

案发前两天,嫌犯薛某将卫某家的下水管堵住,双方发生口角。

7月13日,嫌犯薛某将卫某家下水管堵住,双方险些打架,涧口村村干部还给正在外地旅游的吉某打电话,希望他帮忙做做工作,吉某也满口答应。

谁都没想到,仅仅一天后,惨案发生了。

一个怀疑引发6死火灾

洛宁县地处豫西南,县城往东约三公里,就是涧口乡。涧口乡的乡镇,坐落在一条街道两边。这条街道,穿过紧邻的西湾村和涧口村。

被纵火的吉某家,距涧口乡政府只有几十米。

7月25日,澎湃新闻看到,吉某家的四层楼,一楼被蓝色铁皮围住,还上了锁,上面三层被悬挂的黑色塑料遮住。塑料被风吹歪,漏出被烧得漆黑的墙面。五金店的招牌,只剩“开关”、“插(座)”三字。

澎湃新闻注意到,这幢楼的前、后窗户,都装着防盗网。

住吉某家对面的刘菊香(化名)回忆,7月15日凌晨三四点,她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噼里啪啦”响,打开窗户一看,发现吉某家一楼冒红光。她赶忙下楼,发现已经有三个邻居在现场。透过一楼窗户,能看到屋里的火光。

吉某家的五金店,主要在一二楼,卖电线、开关、插座、油漆、管道等,易燃化学品多。刘菊香介绍,五金店一楼是打通的,摆着一排排货架,比较拥挤。“一楼顶部还棚着一夹层,放电线等。”

在外的吉某接到了邻居的电话。吉某的妹妹住在一两百米外。她回忆说,接到哥哥电话后,她一个骨碌翻下床,跑下去时是凌晨3点40分,卷闸门烧得发红,顶部有些透,“看着看着就烧出一个洞”。她赶紧通知亲属,报警。随后,她和老公用自家超市的购物车,推了两车灭火器。老公从门洞往里喷,但“火还是继续着”。因为天黑,看不太清楚浓烟,但能闻到刺鼻味道。

据吉某的妹妹介绍,吉某一家都住在西侧,其中,吉某和妻子住在二楼,吉某大儿子一家住在三楼,吉某二儿子一家住在四楼。案发前一天,吉某和妻子、大儿子去大连旅游了。案发当晚,吉某二儿子睡在四楼楼梯口阳台处。

吉某的妹妹说,吉某二儿子被呛醒后,上楼顶看看怎么回事,“就下不去了”。他听到妻子在屋里喊他,但无能为力。消防车到后,开始喷水。消防员从隔壁三楼顶在失火楼四楼西外墙砸出一个洞,消防员冲进去又冲出来,“人不在床上”。火至少着了四十分钟。,吉某二儿子的妻子和孩子,被发现倒在楼梯口,“差十几个台阶,就能上到楼顶。”

洛宁县公安局7月22日通报称,嫌犯薛某(男,54岁,涧口乡涧口村人)与邻居卫某因宅基地多次发生纠纷,怀疑系卫某姐夫吉某(西湾村村民)幕后指使,遂对吉某产生怨恨并欲进行报复。案发当晚(7月15日凌晨3时许),薛某携带事先准备好的燃油,窜至吉某家放火后逃离,致使吉某家6人死亡。薛某21日被抓获,涉嫌放火罪被刑事拘留,案件调查和善后工作正在进行。

对网传“一遇害者怀有身孕”,吉某的妹妹表示,该遇害者案发前已流产。

6名死者,分别是吉某的两个儿媳妇,三个孙子孙女和一个儿媳妇娘家那边的孩子。“是来玩的,那晚没有走,没想到发生这种灾难。”吉某的妹妹说。

案发后,吉某家也没想到是有人放火。有河南当地媒体曾报道称,火灾疑因线路老化。洛宁县有关人士向澎湃新闻介绍,案发后,公安部、省市公安机关均派人过来,洛阳县公安局成立调查组,乡、村等部门配合,案件很快告破。

对这起纵火案,许多街坊感叹,“太意外了,没有想到”。

今年以前,吉某曾担任六年西湾村村委会主任。其家属和街坊向澎湃新闻证实,吉某早些年一直经营五金店,有多辆运输车,还干过采砂,“在乡里算数得着的。”

刘菊香告诉澎湃新闻,吉某口碑很好,也会来事,“邻里关系都不错”。对吉某家的灾难,刘菊香唏嘘不已,“没听说两家有什么矛盾”。

之前因邻里纠纷报过警

嫌犯薛某家,距吉某家约两百米。

嫌犯薛某家大门紧闭,门口停着警车。

澎湃新闻7月25日看到,薛某家是开手机店的,大门紧闭,门口停着一辆警车。澎湃新闻拨打薛某家门头上留的电话,提示无法接通。

嫌犯薛某家后院与邻居卫某家之间的小道。

澎湃新闻查看发现,薛某家在乡镇主街道边,后院和西边卫某家平行,两家之间有条小道,薛某及其东侧两家要出门,从自家院门出来后,需走薛某和卫某家中间的小道,再走卫某家门前道路,方可出去(到乡镇另一街道)。

澎湃新闻注意到,薛某家后院和卫某家之间的南北小道,宽约两三米,如果直往北走,可通到乡镇主干道上,但被一堵墙挡住。

吉某告诉澎湃新闻,五六年前,妻弟卫某在老宅盖新房,希望将门前道路也盖成房,这就需要“改路”。卫某便和薛某协商,希望薛某将墙扒掉,自己掏钱将薛某那块地买下来,改成路,里面几户也可直接走这里到主街道。

吉某说,他帮妻弟卫某通过中间人做薛某工作,但薛某不同意。这些年,薛某和卫某两家一直有矛盾,薛某曾反映卫某在门前道路放东西使其三轮车不好出去,他还帮助解决过。

有群众说,听说案发前,不知道是吉某还是其家属,到薛某家说过气话。对此,吉某表示,这些年,他没和薛某争吵过,自己的孩子也没和薛某吵过架。

“我和他(薛某)没摩擦,也没有任何纠纷。”吉某表示,发生惨案,和自己做过村委会主任没有关系。

“只是怀疑,怀疑(卫某受我指使),造成这样大的灾难。”吉某说。

涧口村村干部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调解记录显示,7月11日,在村委会,就薛某等三户和韦某家“水路(注:降雨后房屋排水走势)和过路”纠纷,做过调解。澎湃新闻看到,四户均表达了意见,并签字。

涧口村村干部介绍,7月12日降雨,7月13日,他们接到群众反映,因薛某将卫某家的排水口堵住,两家吵了架,弄不好要打架。他们赶过去,警察也到了现场。这名村干部和吉某向澎湃新闻证实,村干部给正在外地旅游的吉某打电话,希望他从中做工作,帮助解决这个纠纷,吉某也满口答应了。

谁都没想到,仅仅一天后,惨案发生了。

一段监控视频显示,7月15日凌晨3点17分,一头戴黑色头套,疑似穿长裙者经过巷口,被拍下来。吉某家属说,薛某不但作案时乔装打扮,还将吉某家的摄像头捣了上去,然后将卷闸门底部撬开,再将燃油倒进去,点燃。

多名街坊、村干部告诉澎湃新闻,薛某和卫某都太较真。“邻居间如果有三尺巷的胸怀,会出这事?”一村干部说。

洛宁县有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本期编辑 郦晓君

推荐阅读

三鹿奶粉事件“救火队长”投案自首,曾说“没当好百姓的仆人”国家药监局介绍武汉生物不合格疫苗情况荒唐!持精神病三级残疾证,他当选村主任,诊断结果更令人匪夷所思上班途中遇车祸,公司:提前来不算工伤桐庐两年前花20万造的廊桥,一场暴风雨就塌了?官方回应丨致8死3伤

佛山夹板胶合板
迷你电风扇带夹子
万兆家园三期效果图-上海
PET图片
迷你电风扇发光
万兆家园三期基本信息
佛山快巴纸
迷你电风扇移动电源
金榜星墅-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